站长资讯网
中国最全最丰富的资讯网站

阿里张勇万字采访实录:“双十一”还是要创新

阿里张勇万字采访实录:“双十一”还是要创新

  以下是CNBC独家采访阿里巴巴集团首席执行官张勇(Daniel Zhang)的文本内容。该采访首播于2018年11月9日。

  Arjun:您在2007年时加入阿里巴巴。您是否可以谈谈,在2018年的今天,当您回顾电子商务在这些年中的发展时,您之前的期望是否已达成,还是说超出您的预期?

  张勇:我是在2007年入职阿里巴巴。当时我想,电子商务前景广阔。这也是我加入阿里巴巴的关键因素——因为那会我已经开始网购,我想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爱上网购,特别是年轻人。而且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我们会有更多的在线购物爱好者。所以,我来到了阿里巴巴,这可以说是一个起点。但是,11年之后,再回过头来看的话,我觉得,电商的影响力是超出我预期的,它改变的不仅仅是购物方式,还有人们的整个生活方式。今天,很多千禧代生活在互联网上,他们很少去实体店。他们在网上搞定一切生活所需,根本不需要去购物商场。而且,如果你观察一下更加年轻的一代人,比如说青少年,互联网于他们来说更像是水和电,不可或缺;他们出生的时候,互联网已经普及。所以,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更加依赖互联网生活。

  Arjun: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是您一手打造的。这一天也是人们常说的“单身节”。那么10年前,您是怎么想到这个创意的呢?您那会是怎么想的?是什么促使您发起一场购物狂欢节的呢?

  张勇: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偶然的案例,因为当时我们刚刚开展了新业务——就是主打B2C的淘宝商城业务,也就是现在的天猫。那时候,我们的知名度还不够高。那很自然的,我们想让大家记住我们,这就是我们当时的思路,“我们总得做些什么惊艳的事情让大家记住我们”,然后我们看中了这一天,“那不如就在11月11日这一天做推广”,其实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这一天也是一个节日,那是西方社会的文化,在中国我们没有11月11日单身节的说法。但是,当我们决定这么做之后呢,我们就想,“那好啊,我们正好有了浑然天成的口号,如果你在那一天还是单身的话,如果你在那一天感到孤单的话,那么来我们商城购物吧,让购物带给你快乐”。

  Arjun:回顾2009年的第一个“双十一”真的很有意思,实际上,那天的总销售额达到了780万美元。但是对比一下2017年的“双十一”的总销售额的话,你会发现后者已经超过了250亿美元,似乎这个节日的受欢迎程度增长巨快。那么,再看10年前的首个“双十一”,您当时的期望是什么?您是否有想过日后它会发展成今天的样子吗?

  张勇:说实话,我从没想过我们真的能够把这一天变成一个商业节日,变成全民购物节。我觉得,在今天的话,当你去看它的规模,你会发现这更像是人们更喜欢在同一天疯狂购物,而所有商家也在那一天推出他们最好的产品。我想,这在今天更像是一种现象。

  Arjun:所以,改变的是什么呢?从第一个“双十一”购物节到今天,除了有更多人参与,销售量也大幅增加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也发生了变化呢?

  张勇:最大的改变就是商业人士对互联网力量的看法正在变化。起初,人们只觉得这是一个卖掉更多产品的新渠道。而在今天,大多数企业已经将数字技术和互联网视为现有业务转型的基础设施,从而打入新的市场服务更多新的消费者。

  Arjun:在最近的谈话中,您承诺今年的“双十一”将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您能稍作解释一下吗?

  张勇:这可以从很多方面来讲。比如,单就这一天,从消费者的参与程度上来说,从所有与这一天活动有关的人数来说,都是破纪录的——我觉得这对消费者还有商业人士来说,都有很大意义。

  Arjun:这是否意味着您对打破去年“双十一”的总销售额记录十分有信心?

  张勇:总销售额是当天的结果。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为我们的消费者带来什么,以及我们在业务突破和业务创新方面可以获得哪些新的成就。

  Arjun:2018年是“双十一”的十周年。当您回顾这十年历程时,您对单身节有什么感想?未来这个节日又会如何发展?

  张勇:单身节需要创新,这十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创新。我想,再过个十年,你再回过头来看今天的话,我会说这一天的形式一定又会完全不一样,我们在这一天进行活动的方式也会完全不同。

  Arjun:过去几年里,您经常提到新零售。“新零售”一词也成了热门话题——线上和线下——另外,您还投资了物流网络,比如菜鸟物流,以及云计算。那您觉得,新零售对当前的观众来说,意味着什么?对企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

  张勇:当我们讨论新零售的时候,我们坚信线上商业世界和线下实体店,它不是两个独立的世界。而且,你可以看一下目前的消费者群体,他们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互联网上。每一个人都是互联网用户。所以,这两个世界的消费者群体是重叠的。线上商业世界与线下实体店其实是一样的。关键是,你如何把线上和线下相结合,从而进入到一个完整的数字化商业世界。

  Arjun:那么您打算怎么实现这一点?您现在采取的措施有哪些?

  张勇:我们在数字化现有的实体店方面,在创建新零售的模式方面,已经付出了巨大努力。比如,满足消费者在生鲜食品类别中日益增长之需求的盒马鲜生。

  Arjun:盒马鲜生是个非常有趣的案例,它几乎就是一个未来主义的杂货店。到目前为止,您从盒马鲜生中收获了哪些经验?消费者对这种新型体验的反应趋势是什么?您觉得盒马鲜生这样的商店及其所带来的消费体验真的是零售的未来吗?

  张勇:其实,盒马鲜生只是新零售的一个模式。我们开发这个模式的原因在于,当我们观察传统电商的模式时,我们认为它并不十分符合人们对食品的需求,尤其是生鲜类食品。所以,我们才有了这样一个想法,我们可不可以创造一个新的模式,即不仅可以让人们在店内购买——生鲜食品——也可以让他们从网上下单并通过附近商店派送。所以,我觉得,当你认真观察时,你会发现类似的消费痛点还有很多。但这对我们来说也意味着新的机会,我们完全可以继续创造各种新模式和新业务来解决不同的消费痛点。

  Arjun:当然,还有另一个新模式也十分受欢迎,那就是食品外卖服务。您最近跟星巴克达成了一项重大合作。那这背后的动机是什么呢?

  张勇:实际上,我们之前已经和星巴克是战略合作伙伴,现在我们与他们合作,把他们的会员计划整合到阿里巴巴和星巴克之间。我们帮助他们在阿里巴巴的生态系统内部署在线智能商店。另外,在我们的物流架构的支持下,我们也可以帮他们实现将咖啡送到家的服务。这样,人们可以网上订咖啡,从而扩大星巴克的咖啡空间。

  Arjun:有时候人们在谈到食品外卖服务时,会想它是否拥有长远的未来,是否算得上可持续商业模式。从您目前所看到的情况而言,您觉得这些食品外卖服务,您经营这个业务的方式,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吗?

  张勇:我觉得,食品外卖它更像是一种基础设施——不仅仅是食品外卖业务的基础设施。它也是未来零售的基础设施。至于食品外卖,我觉得,在今天的话,更多的年轻人会需要这样的服务,他们既没有时间做饭,也不会做饭,所以人们很需要食品外卖服务。但是,让我们再来看看按需派送网络,它其实也可以服务于很多其他类别的产品。比如,人们大晚上感冒了,可以网上买药。所以,我觉得,它其实是未来综合数字业务的一个基础架构。

  Arjun:支付宝是您战略中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前由您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蚂蚁金服运营。为什么您认为整个支付和金融技术部分是您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张勇:对于阿里巴巴的生态系统来说,支付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通过这个数字支付平台,人们不仅可以享受快捷支付,商业人士也可以利用这种数字支付方式来更好地服务于他们的客户,并进一步了解消费者行为,这将为他们的未来业务创造极大的价值。

  Arjun:既然我们谈到了蚂蚁金服,那我想替我们的观众问一个问题。我们听到很多关于这家公司未来的报道。在中国,它是一家非常大的公司,并且也在向全球化发展。我们还听说很多关于公司上市的传闻。您对蚂蚁金服的上市时间是否有更加具体的了解呢?

  张勇:我们目前还没有上市的计划。我想,目前我们的重心仍然是如何为消费者创造更多价值,尤其是在新科技领域。

  Arjun:很多人都称阿里巴巴为电商巨头,但其实阿里巴巴不只做电商。您在技术方面也有很多的投资。去年,在给股东的一封信中,一大重点是您提到,数据是新资源。那么,数据在阿里巴巴的整个业务中起到了什么样的角色,您是如何使用这些数据的呢?

  张勇:我们确实是起步于电子商务,但今天我们已经从电子商务公司转型成为一家数据公司。我们创建数据的方式来自真实的商业案例——比如,淘宝、天猫、食品外卖等——所有这些业务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独立的业务,也是创建数据的案例。我们做的,首先是创建数据,然后挖掘数据,再从中获取价值,然后回馈到商业案例中使其变得更好。我认为,这是一个良性循环,使数据变得更加有用,并使数据成为我们未来数字业务的核心。

  Arjun:我观察到的另外一个比较让我感兴趣的业务是菜鸟物流。在去年“双十一”那天,菜鸟物流一共交付了8亿多个包裹。您曾表示,今年他们可以交付更多。那您是如何提高派送效率的?如何应对人们不断订购的大量包裹,并确保他们可以及时并以最快的方式送到消费者手中呢?

  张勇:目前在中国的物流行业,我想,平均每天交付的包裹大约有1.3亿个,我们预期这个数据还会不断增加。我认为,交付体验也是购物体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对此,我们采取合作的方式。我们与许多快递公司合作,确保我们可以帮助他们优化点到点交付体验。并且,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做更多事情,帮助他们在数字化和改进消费者体验的同时也优化自己的运营以提高效率。你可以看一下在中国,阿里巴巴与这些快递公司之间的关系,其实我们之间是互帮互助的关系,所以我们共同成长,并为我们的共同客户服务。

  Arjun:人工智能是当前科技领域的另一个热门话题。您也投资了这个领域——今年初的时候,阿里巴巴曾宣布将开发AI芯片。对阿里巴巴而言,开发和设计芯片似乎是一个比较跑偏的领域。那这背后的想法是什么呢?

  张勇:芯片是计算能力的核心。如果你想在业务中集成人工智能,光有算法还不够,你必须得有计算能力。那么,你是否可以以更有效的成本获得更好的计算能力呢?这就是我们决定投资芯片,决定为AI和各种计算业务案例类型开发芯片的原因所在。

  Arjun:那我想,这也一定跟您的云计算战略有关。目前,云计算占到公司总收入的6%左右。这项业务对您的未来发展有多重要?因为我们看到,眼下,云计算的发展速度实在惊人。

  张勇:云计算是我们的长期战略。我们坚信,未来的每一个业务都需要云计算的支持。我们非常乐意在这个新的数字时代开发这一云计算基础设施并帮助所有业务实现数字化转型。

  Arjun:您认为它在未来会成为公司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吗?

  张勇:肯定的。我认为,云计算在未来会成为阿里巴巴的一个重要业务。

  Arjun:科技领域的另一个有趣趋势就是语音助手的崛起。而且您也发布了天猫精灵。那您是否可以谈谈,您认为语音助手可以如何整合到您想象的未来新零售中去呢?因为很多人在说,未来或者未来很大程度上,语音交互将会成为我们与服务互动的主要方式。您认为这个战略长期来看可行吗?

  张勇:我们相信语音是互联网的下一个切入点。所以,回顾历史,你可以看到,我们经历了台式机电脑的时代,那时候人们通过点击鼠标接入互联网。然后,我们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通过上下滚动屏幕上网。接下来,就是你说的语音时代,未来人们可以通过语音进入虚拟世界。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开始研发天猫精灵。我们坚信,天猫精灵会是起居室的一个切入点。它不仅帮助人们通过语音享受便捷的服务,也可以帮助人们监测家中的所有设备和设施。

  Arjun:在你看来,未来阿里巴巴顾客的购物体验是否也会包含在内呢?

  张勇:在语音系统提供的服务中,购物无疑会包括在内。

  Arjun:现在,我想聊一聊另外一个比较大的话题,也就是马云宣布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交由你来接任这件事。我想了解一下你和马云的关系以及这一决策的确定。你初次见到马云是什么时候?对他的印象如何呢?

  张勇:在我加入阿里巴巴之前,我就见过马云了。当时我碰到他,他邀请我加入阿里,所以我就来了。我想马云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人,他想事情总是能从长远角度去考虑。他很关心身边的人。过去十一年来,我们一同共事。就性格方面来说,我们彼此其实是互补的。过去这些年来,他就是一个“空中飞人”——大部分时间都在路上。而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园区,负责日常运营。我想,他为我提供了很多创意点子。我认为这些点子——其中也许有很多点子——在你初次听到时会深感讶异。但如果你细细思考一番,你会发现这些点子都有发展前景。如果你能进一步深思,那么这些点子就会有很好的效果。我想这就像是一种创意分享,能量分享。过去这些年来能与他共事,我觉得非常开心。

  Arjun:你已经和马云共事很多年了。你们是怎么见面的?彼此之间进行交谈是什么样的?你们会如何用创意来鼓舞彼此,帮助企业在未来取得进一步发展呢?

  张勇:马云有很多的想法。就像他经常说得那样,这其实也是我的做事原则,即当我第一次听他说一个创意时,我会认真聆听。我会接受这些想法,然后仔细思考一番。但如果他重复了一次自己的想法,之后又重复了一次,至少三次——那么我就会认真考虑这个事情。我会把它当作是马云非常认真对待的想法。

  Arjun:所以他得把事情说三遍,你才知道这是一个很认真的想法吗?

  张勇:你需要认真考虑这个事情。因为如果他重复了三次,你也不得不认真,不是吗?

  Arjun: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你经常会与马云一起喝茶了,显然你们也是在一起工作。在和他的见面中,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

  张勇:事实上,这更像是一种闲聊吧。大家就是彼此分享自己的想法。有些和公司有关,有些是无关的,会涉及到人文、自己的经验等方面。我俩更像是一段时间不会见面的兄弟,所以彼此会一起喝咖啡、喝茶,聊聊近况。就是这样。

  Arjun:那你们并非总是在谈论公司和战略,有些时候也会聊及其他一些事情。

  张勇: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我们不可能一个月就换一次公司战略吧。我们的策略很明确,就是聊聊彼此的经验、分享一些想法。

  Arjun:你之前提到,你们两个的性格其实是互补的。那你们肯定也产生过分歧吧。关于你们两个有分歧这一点,你有什么想分享的吗?

  张勇:我想,如果双方意见有所不同,你必须要表达自己的想法吧?你需要让他知道你的观点是什么样的。但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在于,你必须要以一种清楚的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也许我们会发生争执,但是我能清楚知道他在认真聆听我所说的内容,也许他仍然坚持己见——你知道,他对于自己的想法一直是很自信的,他会坚持自己的想法——但是他也会聆听你的观点并且进行思考——也许几天之后,他就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Arjun: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将接任主席一职的?对此你什么感觉?

  张勇:他告诉我的。

  Arjun:什么时候呢?

  张勇:大概半年多前,他跟我说了这件事。但正如他所说,我知道他计划这件事已经很长时间了。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但是我们想要建立一个能够存活102年的公司——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必须要考虑未来,关于接任的问题。

  Arjun:当他告诉你,你将担任下一任主席时,他是怎么说的吗?

  张勇:我其实记不太清当时我们讨论的内容了。他试着劝说我接受,我们有过几次交谈。但是我理解为什么他会做出此决定。这关系到阿里巴巴的未来。

  Arjun:你知道,马云对于你做的工作、你为公司取得的成果大加赞赏。与此同时,媒体对于你接任一事存在很多质疑。这些质疑是否让你接任主席新增了一些压力呢?

  张勇:你知道,我在财务方面是有过工作经历的。当我加入阿里巴巴的时候,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淘宝的首席财务官。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承担这份职责,我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阿里巴巴的首席执行官。因此,我会竭尽所能做好这份工作,忘记压力并且带领阿里巴巴在未来的道路上继续前进。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如果你回顾一下我之前在阿里巴巴、天猫、移动过渡、新零售方面做的工作,我想,还是要竭尽所能取得最理想的结果。诚然,这也需要一些运气。

  Arjun:当然,你们考虑的是公司的未来发展。102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数字,多年来你们一直在讨论这一点。当你接任主席之后,你是否会进行一些调整呢?关于公司的战略或是文化?

  张勇:我之前说过,我是一个很注重逻辑的人。我确实考虑过在接任主席之后公司的发展问题,我想自己要在未来发展、公司的长期目标上花更多的时间,而不仅仅只是三到五年时间。当马云担任主席时,他行事都会考虑未来十年、二十年发生的事情。因此,要从现在开始,从长远角度考虑问题。这一点非常重要,我想这是我在接任主席之后需要调整的地方。

  Arjun:在你任职期间,你一直在公司推广业务的国际化。当然,Lazada(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在线购物网站之一)就是阿里巴巴在东南亚实施国际化战略的重要部分。那么你预计未来,阿里巴巴在国际上会有如何的表现呢?你是否会投入更多资源来发展国际化业务呢?

  张勇:对于国际化这个问题,我们有一个长远的目标,我们想要在2036年前为全球20亿人提供服务。对于这个目标,我们非常认真。全球化是一个长远任务,不过我们需要从现在开始,东南亚就是我们的首选市场。但是我们也意识到阿里巴巴需要突出中国市场,在中国站稳脚跟。比如说,我们会帮助产品进口到中国,帮助企业合作伙伴进入全球消费者人数最多的市场,此外我们也会帮助国人将产品远销海外。因此,跨境业务非常重要。在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将尝试探索一些当地市场的发展机遇。显然,东南亚是一个发展潜力较大的市场,且非常靠近中国。人口众多,六个国家大约有6亿人。其移动零售市场也与八到十年前的中国非常接近。

  Arjun:当你提到会去探索一些当地市场时,这是否意味着会在这些市场推出阿里巴巴的产品?就像是Lazada服务东南亚市场一样?

  张勇:我们坚信,消费与当地文化和生活方式息息相关。因此,当我们考虑本地化业务时,我们需要当地人帮助发展企业、建立企业。这就是我们的想法,阿里巴巴也乐意与其分享我们的科技、技术、经验,帮助其赢得当地市场。

  Arjun:你也提到了全球化,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不过目前全球经济也较为困难。我想在最近一次致股东的信中,马云也提到全球经济正处于动荡之中。他提到了几个原因,股市、制造消费者需求以及市场等问题依然存在。他指出目前市场不稳定性很大。你现在也在担心这些问题吗?这对于阿里巴巴的业务会带来很大风险吗?

  张勇:我想,没有人会喜欢经济不稳定性。但我们要一直尝试在困境中寻找机遇。如果人们存在痛点,那么这就意味着会有很大机遇。比方说,如何在困境中帮助人们发展业务,不单单是在中国,也包括国际市场。这是我们可以在众多机遇中探索的其中一方面。我想对于阿里巴巴来说,我们的使命就是让全球各地做生意变得更加容易。在目前的情况下,这一点才是更重要的。

  Arjun:你当下是否有采取一些措施来帮助公司渡过难关呢?

  张勇:我想,如果你去了解一下阿里,你会发现我们的业务增长趋势依然强劲,资金也很充足。我们今天努力工作,为明天进行投资,为未来做好孵化工作。我想对于我们来说,现在就是为未来做好孵化工作的一个绝佳时机,为阿里巴巴的下一段征途创造一种新的业务。

  Arjun:未来的零售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张勇:我想未来的零售,关键不在于电商还是实体店,而在于是否是数字化交易。全球的贸易世界,整个零售世界应当是一个整体。线上和线下的实体店应当是高度整合的运营模式,为相同的客户群服务。因此,这应当是数据驱动的零售运营模式,线上与线下携手并行。

  Arjun:全球经济一直以来都还不稳定。但是过去几年来,你们都成功在双十一期间增加销量,企业营收也不断增加。增速都非常快。你是如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成功做到这一点的呢?

  张勇:十年前,当我们开始推出双十一活动时,那是在2009年。十年前,我想的是全球经济会变好,双十一能够反映出消费增长以及数字业务的增长。如今,我想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双十一,顾客想要购物,而企业在意的却并非只是当天的销量。他们在意的是顾客参与度、获得新顾客、如何创新产品并将产品推广给现有的顾客。所以,双十一更像是彰显自己发展能力、业务能力的一天。我觉得对于所有商人来说,这像是一场奥林匹克运动会。我坚信,如果我们能携手合作,继续创新,我们就能为彼此的客户带来更加美好的生活。

  Arjun:未来几年内,你是否坚信中国的消费者市场会继续保持强劲呢?一些经济学家对于中国消费者市场的健康问题表达了担忧。你是否坚信市场会依然强劲且有利于企业发展呢?

  张勇:就产品种类而言,我们确实能发现消费情况起起落落。我想从整体而言,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他们在一个新的时代长大,他们喜欢消费,他们想要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因此,我想我们应该以更好的方式继续为其提供服务。

  Arjun:在你2017年致股东的信中,你提到数据是新能源。阿里巴巴不仅仅只是许多人认为的一家电商公司,它现在也是科技市场的重要参与者。那么数据在公司发展过程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张勇:阿里巴巴先是从电商公司转变为数据公司,之后又转型成为数字经济体。我们从实际商业用例中创造出了大量数据,例如淘宝、天猫、食物配送业务饿了么等等。我们试图利用这些数据,从业务得到的数据和反馈中创造价值,帮助参与者更好地发展企业。因此,在数字领域,我们仍在建立一个运营系统。阿里巴巴的运营系统可以让商业合作伙伴在数字时代完成转型。我想在未来,所有的商人都需要数据引擎以及数据驱动的运营系统来开展数字业务。(木尔 一舟)

赞(0)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