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业界动态 > 安全问题令思科与华为陷入竞争僵局

安全问题令思科与华为陷入竞争僵局

时间:2013-11-26来源:互联网 点击:

      同为全球电信设备市场的两大巨头,思科和华为十年来已经一直都在明争暗斗,战场从法院蔓延到新兴市场,他们不仅大力游说政府,还在博客上隔空喊话。

  过去一年间,这两家公司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导致他们在对方本土市场的发展前景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疑问。

  思科CEO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本月早些时候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称,政治环境对该公司在中国的发展产生了不利影响。

  在为问及美国“棱镜门”是否影响了思科的海外业务时,钱伯斯表示,的确有影响,尤其是在中国。不过,虽然中国是思科最大的新兴市场,但营收贡献不足5%。

  华为在美国电信设备市场的发展同样遇阻,而电信设备业务占到其全球营收的70%。

  作为华为轮值CEO之一的徐直军今年4月说:“我们对美国市场已经没有兴趣了。总的来说,我们不会再对该市场投入太多精力。”

  双方的这场对抗反映出错综复杂的通信行业对安全问题的担忧。不仅如此,在一个相互关联的世界中,没有一个大型市场可以被忽略,因此当前的情况也凸显出这两大巨头在树立可信的全球形象时所面临的挑战。

  旧伤未愈

  但如果向前追溯20年,情况却并非如此。思科在1990年代初在连接电脑与网络的硬件市场占据主导,他们之前一直没有注意到华为,直到这家中国公司通过反向工程破解了思科产品的技术。

  思科2003年起诉华为专利侵权,但在华为同意修改设备后,双方达成和解。这个伤口至今仍未愈合:双方去年再次向对方发难,而且都自称在当初的官司中获胜。

  思科前高管说,尽管华为凭借廉价的设备在新兴市场取得进展,但该公司仍然不肯重视华为。“多年以来,思科都藐视华为,直到他们在2008年之后开始受到冲击。”这位前高管说。

  但思科的确做出了一些回应,该公司曾经与华为的竞争对手中兴展开过合作,但二者的关系却逐渐疏远,并于2012年正式分手。

  与此同时,华为不仅在低端路由器和交换机市场顺风顺水,甚至开始在思科的本土市场蚕食高端市场。“尽管性能和安全性还比不上思科,但当竞争对手的设备足够好时,很多客户都准备更换设备。”另外一名思科前高管说。

  钱伯斯看好中国

  钱伯斯一直觊觎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他去年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他早在25年前就开始频繁造访中国。他还在2005年6月对前往思科总部的亚洲记者说:“如果我不是美国人,我会是个中国人。”

  2007年末,他飞往北京,承诺在此后5年向中国投资160亿美元,将思科在中国的制造规模扩大一倍。到2009年,该公司已经投资了50多家中国企业。

  但这些努力似乎并没有收到成效。根据咨询公司Ovum的数据,思科的运营商业务——向服务提供商出售交换机和路由器——份额在欧洲市场稳定在40%,在中东、非洲和拉美市场还有所上涨,但在亚洲却大幅下滑。中国市场的份额从2010年第二季度的18%萎缩到今年第二季度的12%。

  曾经随同钱伯斯出差海外的一位思科前高管表示,如果你想与这位CEO争论对中国市场的过度投资存在风险,那完全是徒劳,因为他对中国市场的预期很高。

  “约翰认为他可以从中获得更多收获,但冷静的评估显示,他不应该这么做。”他说。

  很多西方公司显然都发现中国并不像他们想象得那么容易进入,但思科在中国的糟糕表现却与华为的份额大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例如,在服务提供商设备市场,华为的营收在2010年第二季度到今年期间增长84%,思科仅为2.5%。在思科份额萎缩的情况下,华为却从56%增长到64%。

  思科信誉降低

  情况短期内不太可能好转。在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deng)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对多国进行监控后,部分中国媒体开始质疑思科的信誉。

  《环球时报》6月20日撰文称,虽然思科声称没有参与对中国或其他地方的民众和政府通讯信息的监控,但最近的事件却表明,思科或许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重新赢得我们的信任。

  一位来自北京的科技业内人士称,中国早就计划降低对海外科技公司的依赖,但“棱镜门”加剧了这种紧迫性。“我不确定政府是否完全改变了方向,但他们背后现在肯定有很多力量在推动。”他说。

  境遇如出一辙

  思科在中国的遭遇几乎是华为在美国经历的镜像。美国众议院去年发布报告,以国家安全为由呼吁美国电信公司不要与华为和中兴开展业务。这两家中国公司均否认美国政府的相关指控。

  华为已经斥巨资对美国立法者和政府官员展开游说:美国参议院的游说记录显示,华为2012年的游说开支为120万美元,与之前4年的每一年相比都增加了一倍多。

  但“棱镜门”的曝光给予该公司反击对手的机会。

  虽然华为尽量不把思科与“棱镜门”联系到一起,但该公司安全主管约翰·萨福尔克(John Suffolk)还是在博客中对思科进行了嘲讽。

  而当思科发言人约翰·恩哈德(John Earnhardt)否认参与政府监控行为时,萨福尔克又回应称,客户和政府对美国科技公司的这种质疑完全在意料之中。

  思科拒绝对萨福尔克的言论做出直接回应。

  未留后门

  自那以后,双方便再也没有多少沟通。萨福尔克拒绝接受媒体采访,而华为今年10月发布的网络安全白皮书也没有直接提及斯诺登或美国国家安全局。

  事实上,有人认为,这两家公司都不愿意陷入旷日持久的争论,以免将自己的行业与政府的监听行为联系到一起。

  在呼吁政府因为安全问题封杀对方设备的活动中,这两家公司也都尽量避开。

  华为发言人斯科特·赛克斯(Scott Sykes)表示:“华为支持公平公开的跨国竞争。”思科也否认在安全问题上游说美国国会打击华为,而且没有“为任何政府机构提供我们网络的访问权限”。

  不仅如此,目前没有任何切实证据显示这两家公司中的任何一家为政府提供后门。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吉姆·刘易斯(Jim Lewis)曾经帮助克林顿政府部署了一项政策,不要求企业在设备中安装后门。

  但刘易斯也透露,除了美国外,至少还有3个国家拥有足够的技术实力,完全可以在没有后门的情况下实现监听。“只要他们想截取你的流量,就能做到。”他说。

  二者均存安全隐患

  德国安全公司Recurity Labs CEO菲利克斯·林德纳(Felix Lindner)对思科和华为的安全问题都有研究,他说,这两家公司的软件都包含一些糟糕的内容,使之很容易受到攻击。“从产品安全角度来看,他们算是半斤八两。”

  思科和华为都表示,他们对安全问题十分重视。华为的赛克斯说:“我们的专家已经开始研究潜在问题。一旦有任何安全风险,我们会第一时间提供解决方案。”

  思科指出,该公司在推销产品的过程中把安全作为主要的优势来宣传。路透社获得的资料表明,思科在2013年6月的内部销售文件中强调了华为低端路由器的安全问题。

  无论真相如何,这两家公司与各自政府的联系以及外界对其安全问题的担忧,都阻碍了他们在对方本土市场的发展。

  现在,华为已经将美国市场的发展重点转向手机和企业业务。而思科发言人恩哈特也表示,尽管表现糟糕,但该公司仍将积极拓展中国市场。

  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首席分析师纳利什·辛格(Naresh Singh)认为,思科别无选择,“他们必须打开中国市场,因为该市场有着庞大的规模,而且仍在增长。

站长资讯网
. TAG: 安全,思科,华为

查看[安全问题令思科与华为陷入竞争僵局]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用户名: 验证码:
推荐内容最近更新人气排行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址推荐 | 常用资讯 | 网站地图 | RSS | 网站留言